<kbd id="fr7yo"></kbd>
    <tt id="fr7yo"><button id="fr7yo"></button></tt>
      <var id="fr7yo"><li id="fr7yo"></li></var>

      <label id="fr7yo"><button id="fr7yo"></button></label>
        1. <listing id="fr7yo"><i id="fr7yo"><noscript id="fr7yo"></noscript></i></listing>
          <small id="fr7yo"><object id="fr7yo"><tr id="fr7yo"></tr></object></small>
        2. 返回目錄 | 宋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 特大 | | 恢復默認

          紅袖招_第4章

          小說:紅袖招作者: 席絹 更新時間:2018-12-25 23:27:44


            每當他頑心又起,尋妻一事只有被擱置的份,霍逐陽呼出一口長嘆,陰沉的眼神下翻涌著復雜的波濤,立定在人潮中央,眼神不由自主的拉遠到夕光攏聚的西方。屋宇高聳入云的貝宅,被夕光映成了美麗的金黃,像披了黃袍的帝王,世世代代是臨安城財勢加身的表征。
            也是他準備徹底摒棄的過住。
            隨著日落,沉潛入黑暗的底淵,連波紋也不該有。
            堅決的背過身,往東迸大步走去。與貝牢一步一步的拉遠,互成黯然的黑影,隱沒于天涯約兩端。
            www.3211552.com
            
            
            
            第二章
            
            大唐的伎坊分為許多層次,官妓、私娼、歌伎、樂伎、舞伎……自從戰國時代管仲設立第一座公營伎坊“女閻”之后,一代一代的革新下來,也不再是只有罪犯的妻女以待罪之身入娼。尤以到了大唐,伎分多等,司其專長博得色藝雙全的美名。才、情、色、藝皆具才有資格掛上頭牌,招徠名流仕子賞風弄月,并且讓銀兩如潮水般涌進來。
            臨安城原本由‘西施樓’大大美人坐鎮,今其它伎坊黯然失色,只求剩余些許渣淫可食。但自從兩年多前‘貪歡閣’找來了一名京城美人織艷系住了一串裙下孝子后,從此兩方人馬日夜較勁不遺余力。若非‘貪歡閣’有傅巖逍依靠,怕不早被‘西施樓’的惡霸打手給拆了上百次。這‘西施樓’的靠山據聞是江湖上某黑幫,莫怪坊里的打手皆熊腰虎背。日后還不知會怎樣哩,至少可以肯定想和乎相處是絕對不可能的。
            今兒個方一入夜,‘貪歡閣’便已涌入大批人潮,尤以‘艷臺’最熾,十張云石桌皆坐滿了世家公子,全為了瞻仰織艷的美麗與才藝。
            織艷以棋藝為一絕,并精于凌波舞姿,三丈高的‘艷臺’有三十尺見方,是她一展舞藝的地方。奕棋、出對子、吟詩,每日不同的花樣,才情出色者更有幸受垂青,進入香閨一敘,撩撥得公子哥兒們日夜苦候,并努力充實自己的才華,軌怕在‘艷臺’會里失色去了面子。
            ‘艷臺’與云石桌約莫有五、大丈的距離,加上高度與夜色,若想把大美人看個分明,可得要有本事才行,尋常人的眼可難細看了。
            劉若謙坐在最后方的一張云石桌邊。好位置早已被占走,但以它的功力來說,早在織艷一出來,便已明白的打量完名妓的嬌客。
            果真是個絕色。
            “別說傅巖逍了,連我都動心。”劉若謙中肯的說著。如此絕色,實有今人傾家蕩產的本事。
            霍逐陽不理會劉若謙似有若無的挑撥,公事化的陳述他由‘驛幫’聯系站得來的消息:“織艷,在官府登記的本名是朱敏敏,一個寡婦,丈夫是京城人士。三年前死于肺疾。年齡不詳。”
            “登記在官府的名字不見得是真名。有她娘家的消息嗎?”他對自已未婚妻的容貌沒啥信心,因此早已刪掉這朵花魁可能是他未婚妻的想法。
            “她娘家在恫城。蕭家小姐的原籍也在恫城。”因為這一點,所以進臨安以來,便以織艷為第一目標。
            “還有什么?”劉若謙望向霍逐陽有所保留的眼。這家伙、不肯給人一次痛“據聞織鈍的胸口有一枚胎記。”
            “她的入幕之賓說的?”劉若謙心口沉了沉,喉節滑上滑下,突然不自在了起“我們旗下“華陀堂]的大夫曾為織艷治過病。在非禮勿視的情況下,他不小心瞧見傅巖道與織艷在狎玩,連忙轉過身,很深刻于她的右胸口上端有一枚胎記。”霍逐陽停了一下。“她極可能是。有勞你查證了。”
            劉若謙拍著額頭,忍不住又往臺上看去。那個正在臺上舞著飛燕步的美人……不會吧?
            隨便猜猜的事怎會成了真?他從不以為蕭小姐會……
            如果她當真是他的未婚妻蕭于薇,那么她淪落到今天的命運,他絕對得負上一大半的責任。
            “我要怎么查證?”劉若謙嘆氣。
            “你會不知道?”霍逐陽露出罕見的笑意。在劉若謙的低咒聲中瀟灑告退。
            直到劉若謙由自憐中回神,才發現霍逐陽撇下他跑了。沒義氣的家伙!想必是找好玩的去了。此刻他多想尾隨而去,直覺告訴他這是一探義弟絕口不提過住的好機會。臨安城……說是要來找未婚妻,不如說是為了父親的另一項托忖――幫逐陽解開心結,過回正常的日子。
            只是沒料到“末婚妻”當真在眼前。現下該怎么辦才好?唉……。
            ※※※
            夏夜,適合賞月乘涼。
            月上中天,輝映著地面上飲茶作樂的人們興致正發。
            傅山石逍向來是個很懂得享樂的人。喜歡賺錢與花錢,喜歡春花秋月,一景一色。曾為桂林山水傾倒,在黃山韻淚滿衣襟,在大漠里詠嘆天神造物的神奇:也愛繁華市景、悠閑的居家生活,因此每年有七個月南奔北走,五個月待在臨安是最恰當的安排。
            今兒個月色正好,興致大發的傳巖逍招來妻妾與身分高的管理級仆傭,以及向來少出大門的剌史大人之子趙思堯典樂,并教唱著“敦煌曲子詞”。
            趙思堯瞧見傅巖逍眼中灼亮的神采,笑斥道:“先別說!讓我猜猜,你可別又是學了些俗鄙的曲子回來嚇人。”
            “趙兄,客氣了,小弟怎敢再次冒犯貴耳。如伯父所言,您的古圣賢書尚未讀齊,實不宜玩樂過甚。小弟出身市井,別的沒有,專事鉆營地方小曲玩樂而已,還勞兄臺住貴耳,切莫有些許沾污。”傅巖逍斜倪過去一眼。想充道貌岸然狀只好損失耳福了。剛正不阿的刺史大人向來制止兒子聽聞任何不正經的文章詞今。
            趙思堯打商量道:“老弟,先說說待會你要唱的內容是什么吧,看你的眼色,必定是有趣至極。”
            “來自市井約有趣必然摻了一些俗鄙。我學了一曲“南歌子],是夫妻對唱的曲子,敘述丈夫出遠門后回來,懷疑妻子不貞,便質問了起來。然后應對著第二曲由妻子羞怒交加的駁斥,最后言歸于好的落款。當時我在敦煌看了這雜劇,真正是嘆為觀止。對不對?仇巖?”他還拖著一邊安靜喝茶的仇巖回應。
            “是的。”以啞巴為師法對象的人被敲出了今天第一句話。
            “要不要聽我唱呀?趙公子。”吊人胃口吊得大開,哪怕對方仍掙扎在剛正嚴明的家訓之中!
            “要。”趙思堯咳了雨聲,順過氣后用力回應。不讓一邊跟來的家丁服侍,疲弱的身軀被高揚的興致支撐著,哪怕明日回去得臥病兩天。
            傅巖逍細看好友蒼白的臉色,決定滿足它的要求:他是趙思堯二十五年生命中唯一的窗口,引領著他神往于無緣窺見的天地。
            清了下喉嚨,在女眷們也興致勃勃的洗耳恭聽下,傅巖逍以清亮的音色唱了出“斜倚朱簾立,情事其誰親?分明面上指痕新!
            羅帶同心誰綰?甚人踏破裙?
            蟬鬢因何亂?金釵為甚分?紅妝垂淚憶何君?
            分明殿前實說,莫沉吟!”
            唱完了丈夫的曲,再以尖細的音色唱出委婉的妻子回應部分“自從君去后,無心戀別人,夢中面上指痕新。
            羅帶同心自棺,被A兒,踏破裙。
            蟬嘴朱簾亂,金釵舊股分,紅妝垂淚哭郎君。
            信是南山松柏,無心戀別人。”
            拍掌聲在暗夜里熱鬧響起,傅巖逍拱手作揖,沒有立即坐下,接過仇嵌送來的茶一飲而盡,眼光掃過有話欲言的趙思堯、地想站起來唱曲兒的封梅殊,以及突然失了玩樂興致的貝凝嫣。
            怎么了?他暗暗記住待會私下要問她一間。
            “老弟,一首曲子首尾兩見“無心戀別人]不免失了色些許。不若丈夫戲分的精采。”趙思堯這輩子唯一被允許做的事就是讀書作學問,當然可以立即找出問題來與傳巖逍斗嘴消遣一番。
            “以拙為巧好過華詞對仗。這表示一再強調、信誓旦旦啦!你這種不識情味的書呆哪里懂得。呼應著丈夫的咄咄逼人,妻子的委屈婉約正好以水克火不是?”
            這廂辯駁得正熱鬧,渾然不覺大夫人貝凝嫣已悄然退出亭子,往花徑幽處獨行而去。
            如今乎靜的生活,在四、五年前幾乎是種著想。有多少摧心斷腸的夜里,她總是懷著一絲冀望,也許某一天會有一人將她救出無邊的苦海中。
            那人是出現了,但不是“他”。
            她該懷著所剩無幾的信念去盼那個據聞已死去的人再度活生生站在她眼前嗎?它的年華就要這樣子老去了,在追悼的每一日中耗去生命與一切巖逍對她非常的好,并
          首頁      目錄      

          小提示: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上一章(←) 下一章(→)

          福建快3推荐号一二同号

          <kbd id="fr7yo"></kbd>
            <tt id="fr7yo"><button id="fr7yo"></button></tt>
              <var id="fr7yo"><li id="fr7yo"></li></var>

              <label id="fr7yo"><button id="fr7yo"></button></label>
                1. <listing id="fr7yo"><i id="fr7yo"><noscript id="fr7yo"></noscript></i></listing>
                  <small id="fr7yo"><object id="fr7yo"><tr id="fr7yo"></tr></object></small>
                2. <kbd id="fr7yo"></kbd>
                    <tt id="fr7yo"><button id="fr7yo"></button></tt>
                      <var id="fr7yo"><li id="fr7yo"></li></var>

                      <label id="fr7yo"><button id="fr7yo"></button></label>
                        1. <listing id="fr7yo"><i id="fr7yo"><noscript id="fr7yo"></noscript></i></listing>
                          <small id="fr7yo"><object id="fr7yo"><tr id="fr7yo"></tr></object></small>
                        2. 重庆时时安卓app 森林舞会老虎机安卓版 彩票开奖结果查绚公告 重庆时时彩分析软件APP 28杠怎么玩 免费棋牌单机游戏斗牛 黑龙江时时杀号 光大彩票开奖网 内蒙古时时快乐3 欧冠进球纪录